<mark id="gklbg"><track id="gklbg"></track></mark>

    <noframes id="gklbg"></noframes>
    <tr id="gklbg"><small id="gklbg"><option id="gklbg"></option></small></tr>

  • <code id="gklbg"><legend id="gklbg"></legend></code>

    歡迎光臨白酒業要坦蕩地“脫”和漂亮地“穿”_河南酒業網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資訊 » 酒業營銷 » 正文

    白酒業要坦蕩地“脫”和漂亮地“穿”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3-11-13  瀏覽次數:2354
    核心提示:白酒業要坦蕩地脫和漂亮地穿 白酒業最需要學習的是舒淇,把過去幾年脫掉的衣服再一件件穿回去。 舒淇的穿和湯唯的脫,撩動的都


    白酒業要坦蕩地“脫”和漂亮地“穿”

     

     白酒業最需要學習的是舒淇,把過去幾年脫掉的衣服再一件件穿回去。

     舒淇的穿和湯唯的脫,撩動的都是人性皮袍下的欲望和靈魂深處的觸動。同樣,幾千年傳承的中國美酒讓人流連忘返的不是瓊漿玉液,而是蘊含其中的天地精神和靈魂觸動。

     如果沒有酒,中國文化的一半將會成為廢墟,那么,今天我們談論中國名酒的價值和未來走向,是不是應該反思?

     中國的名酒在天地精神和權貴邏輯中穿梭前行,但是過去的數十年我們似乎沒有看到那種久違了的天地精神。過往白酒的黃金十年,夾雜在政商二元的權貴邏輯和消費升級的白酒行業出現的景象多是大詞泛濫、國字當頭、概念重生,顯示出想象力的匱乏和蒼白,在過度包裝和全民賣酒的喧囂中,大家都在爭食于這場財富的盛宴,并于國家新主政令下戛然而止,在陡然而來的寒潮下,開始恐慌于未來的走向。

     我們一方面從天地精神中尋找中國酒生生不息的傳承力量,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能從秦漢以來,發現中國文官模式下形成的官僚權貴階層帶來的周期性酒文化消費風潮和階段演變有著驚人的歷史演變。

     過往三十年我們的酒產業迎來了“黃金大發展”時期,但是我們似乎沒有看到這個行業之所存在的本源價值,那種天地精神、那種“醉者神全”只能悄然、碎片式地散落在民間角落,白酒主流的消費形式儼然成為炫富的風標,陶淵明辭官歸來最溫暖的夢想就八個字“攜幼入室,有酒盈樽”:拉著自己家孩子的小手,回到屋里,桌上燙著一壺酒。

     面對這種失落的風范,無論是名酒還是無名酒,如何去引領、創造那種觸摸心靈深處的感動、華彩和寂寞,才是酒文化生生不息的根源。具有厚實歷史文化遺產的名酒們更應該去承擔這份歷史的責任和使命,讓這個產業在權貴邏輯和吏治周期下依然顯示出熠熠生輝的力量,從而消減時時出現的“倒白(酒)運動”背后的社會情緒和白酒的腐敗形象。

     最近,和一位幾年來依靠行業外整合的渠道模式異軍突起的黑馬企業負責人聊天,聊到最近茅臺系列酒降價對其的影響時,筆者告訴他:“你最需要學習的是舒淇,把過去幾年脫掉的衣服再一件件穿回去”,在全民賣酒的風潮下,很多依靠特定渠道模式快速成長的企業銷量快速下滑,如何從“下半身的渠道走向上半身的品牌”是這些企業需要解決的問題。

     而對于中國的名酒品牌們,在行業衰退面臨商業思變的背景下,更需要學習的不是舒淇的“穿”,而是“清清白白”的湯唯“干干凈凈”地脫:即使面對渠道商群的退潮,也依然讓人肅然起敬,不能褻玩,名酒“清白”的底蘊和“干凈”的憑借似乎并沒有激發。

     堅持,是守望一個長遠的未來;迎合,是擁抱一個喧囂的當下。

     在這樣的時代,堅持還是迎合,是一個問題。文章來源華夏酒報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小受咬床单失禁的GV在线观看,FREE性丰满HD性欧美,国产午夜精品无码理论片,男人扎爽进女人J网站视频